陳情令劇情介紹

1-6集

陳情令第1集劇情介紹

  

  十六年前,云夢江氏、蘭陵金氏、姑蘇藍氏、清河聶氏四大家族圍剿夷陵老祖魏無羨的老窩亂葬崗,一時間風起云涌,血流成河。魏無羨就站在山巔,俯視著山下打斗不休的蕓蕓眾生,看著他們為了爭奪陰虎符大打出手,死傷無數。魏無羨絕望地閉上雙眼,他的眼角流下淚水,任憑自己的身體從山頂摔落,可是一雙有力的手卻拉住了他,正是藍家二公子藍忘機

  這時,一個名為江澄的男子從藍忘機身后走過來,提著一把閃著寒光的劍,他怒吼著讓魏無羨去死,然后一劍刺了下去。藍忘機最終沒有抓住魏無羨的手,他就這樣跌落山崖,生死未卜。一眨眼的功夫,十六年過去了,江澄一直沒有找到魏無羨的尸體,沒有人知道魏無羨是否還活在世上,不過他有著翻山倒海的能耐,也許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,就會回到這里。

  然而,沒有人知道,魏無羨并沒有死,是少年莫玄羽用“獻舍”的方式讓魏無羨“死而復生”。所謂“獻舍”,又名舍身咒,是發陣施術者用兇器在身上割出傷口,用鮮血和生命為代價,自愿召喚一位邪靈上身,來幫助自己完成愿望。現在,不管魏無羨是否愿意,莫玄羽的獻舍已然生效,魏無羨必須按照莫玄羽的意愿去報仇,才能讓身上的傷口悉數痊愈,否則神魂俱滅。

  魏無羨嘆了口氣,他也逐漸反應過來,莫玄羽一直住在姨母家里,不僅不受待見,還飽受欺凌,尤其是表哥莫子淵,總是對莫玄羽拳打腳踢。恰逢這天,莫家請來姑蘇藍氏的人抓邪靈,魏無羨便找了個機會,在眾人面前給表哥莫子淵難堪,讓姨母臉上很掛不住,狠狠為莫玄羽出了口惡氣。

  魏無羨看見藍家的人在莫家四處安插召陰旗,他仔細查看一番,發現旗子的文飾畫法沒有錯誤,不會影響使用,看來,盡管過去了十六年,這來自夷陵老祖的東西還在世間流傳。藍家弟子藍思追好心囑咐魏無羨,晚上不管聽到什么動靜都不要出來。令所有人大吃一驚的是,到了晚上,莫子淵竟然被邪靈附體,還被砍去了一只左手,他不再像個活人,更像一具咆哮怒吼的僵尸,大家只好將他捆了起來。莫夫人見心愛的兒變成這般模樣,她嚎啕大哭,認為莫玄羽是害自己兒子的罪魁禍首。

  魏無羨沒有做過多辯解,他在莫子淵身上搜出了召陰旗,看來是莫子淵一時貪心,誤以為召陰旗是稀世珍寶,私自偷盜才惹來邪靈上身。大家好不容易讓莫子淵穩定下來,誰知莫老爺又被邪靈上身,開始到處傷人,連家丁阿童也變得猙獰可怖,甚至用左手掐死了自己,而且,他們毫無例外地都失去了左手。藍家弟子雖然都是修道之人,但是道行尚淺,唯恐鎮不住邪靈,便想去找含光君幫忙。魏無羨知道含光君便是藍湛藍忘機,他多年未見好友知己,在驚喜之余,更有一些惶恐,甚至不想見到藍忘機。

  莫家現在亂作一團,魏無羨察覺到邪靈就附在某人的左手上,話音剛落,莫夫人的左手就長出了黑黑的長指甲,變得如同鷹爪般鋒利,直直地向眾人襲來。藍思追等人根本鎮不住邪靈,魏無羨知道邪靈此刻在莫夫人身上,便故意讓變成僵尸的莫家父子與莫夫人對打,用兇尸來制住邪靈。

  正當莫家父子與莫夫人廝打得不可開交之時,藍忘機看見同門發出的求救信號,他抱著琴飛身趕來,及時制伏了邪靈,這才發現所謂的邪靈其實是一個有怨念的劍靈,而寶劍上則有陰虎符的痕跡。所有人都很驚訝,陰虎符出自魏無羨之手,大家都以為陰虎符早已毀滅,沒想到竟然還在世上,難道意味著夷陵老祖沒有死嗎?沒有人注意到,魏無羨在此時悄悄地藏了起來,他在暗處看著藍忘機,臉上露出了笑容。

陳情令第2集劇情介紹

  

  魏無羨牽了頭驢子上了路,卻沒想到這頭驢子十分難伺候,讓他哭笑不得。走了半晌,魏無羨才看到一口井,便坐下來乘涼休息。這時,從遠處走來一行人,魏無羨禮貌地讓了個地方,這些穿著布衫草鞋的人便上前喝井水,他們嘴里還嘟囔著,都快到大梵山腳下了,這指針為何還是不動呢?魏無羨心中好奇,便打聽大梵山出了什么事,這才知道山里最近有食魂獸或者食魂煞出沒傷人,讓不少村民得了失魂癥。

  魏無羨看著幾個人討論得喋喋不休,便趕著驢子往前走,誰知遇見了一個奇怪的跳舞女子阿胭。據阿胭娘所說,阿胭的丈夫在山里砍柴得了失魂癥,阿胭執意上山尋找,結果變得瘋瘋癲癲,總是對著大梵山跳舞。魏無羨正在沉思,忽然聽到有人大喊救命,他趕緊過去,發現是剛才那伙人被金色的縛仙網給結結實實地困住了。魏無羨未等現身,便看見一個手拿金光流璨長劍的少年出現,瞧那闊氣精致的打扮,必定是蘭陵金氏的人。

  魏無羨一時愣神,沒想到驢子直直地沖下去,將魏無羨也帶了出去。這金衣少年見到魏無羨便大吃一驚,從他的話里話外可以聽出,莫玄羽曾經到金氏投親,但是被趕走了。魏無羨對這個盛氣凌人的少年并無好感,使用雕蟲小技便讓他動彈不得,少年仍不服軟,叫囂著讓舅舅來收拾魏無羨。這時,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魏無羨身后炸起,來者正是少年的舅舅江澄!魏無羨驚得臉色驟變,江澄自然沒有認出魏無羨,他將侄兒金凌的法術解開,正要一起對付魏無羨,沒想到藍忘機帶著藍思追等人竟然也來了。

  藍忘機看不慣江澄和金凌在這里遍地布下縛仙網,他不僅破壞了所有縛仙網,還給金凌施了暫時的禁語術。江澄雖然氣得牙癢癢,但還是不能不給藍忘機面子,只能帶著金凌氣呼呼地離開了。直到眾人都散去,魏無羨才悄悄走出來,幾個路過的閑散人等說著閑話,稱金凌從小父母雙亡,母親江厭離雖然是魏無羨的師姐,最后卻死在魏無羨手里,也難怪江澄對魏無羨痛恨入骨。魏無羨呆呆地聽著,這才反應過來,金凌是師姐的兒子,他忍不住抽了自己一巴掌,這天下之大,自己唯獨不能搶金凌的東西。

  金凌帶著人進入大梵山的天女祠,藍思追等人早就來到這里,因為這里有一尊渾然天成的神女石像,雖然未經雕琢,但栩栩如生,看起來甚是詭異。金凌對此不屑一顧,他甚至在此許愿,要這大梵山里吃人魂魄的東西現在立刻出現在自己面前!話音剛落,一個修士竟然直直地倒了下去,氣息全無。眾人大吃一驚,那天女石像竟然自己動了起來,這時,魏無羨及時趕來,將符咒貼在石頭上,命令大家趕快離開,這是一尊食魂天女!

  原來,吸食魂魄的不是食魂獸或者食魂煞,而是這尊食魂天女,那幾個失魂的村民,都是八成在天女像之前許過愿,而愿望成真的代價,就是魂魄。天女很快走了出來,她簡直就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,好幾個修士一起攻擊,也不能傷她分毫。魏無羨吹奏笛子,想召喚出幫手來制服天女,果然,隨著一陣陰風刮過,鐵鎖的聲音越來越明顯,鬼將軍溫寧出現在眾人面前!

  所有人剛才見到天女石像只是吃驚,卻沒有懼怕,如今見到溫寧,卻紛紛變了臉色。原來,溫寧正是在夷陵老祖座下第一號人物,當年隨著夷陵老祖死去,溫寧也早被挫骨揚灰,根本不應該存在世上,沒想到如今竟然被召喚歸來!溫寧臉色煞白,他三下五除二就解決了石像,眾人怕溫寧作祟,聚集上前圍堵,魏無羨趕緊吹奏笛子,讓溫寧及時反抗卻不至于傷人性命。這時,藍忘機和江澄趕來,魏無羨趕緊改變笛子指令,讓溫寧退走,藍忘機吃驚地握著魏無羨的手,他對眼前這一幕很是熟悉,只是在藍忘機心里,夷陵老祖早就死了!

  江澄明顯也吃了一驚,他想試探魏無羨的身份,便用招數紫電來攻擊魏無羨,如果魏無羨是主動奪了他人身體生還,這一鞭子下去,他勢必要魂肉分離。然而讓江澄意外的是,魏無羨毫發無損,說明他并不是奪舍之身,可是普天之下除了夷陵老祖,還有誰能召喚出溫寧?江澄想到這里,心中便緊了幾分,厲聲質問魏無羨的身份。魏無羨仰望天空,他忍不住回憶起十六年前,如果可以,自己真想回到過去。

陳情令第3集劇情介紹

  

  遙遠的十六年前,江家姐弟倆帶著魏無羨前往姑蘇藍氏的云深不知處求學,那時的魏無羨尚且是個天真無邪的少年,他年幼時便父母雙亡,被父母故人、江氏家主江楓眠帶回云夢江氏蓮花塢,收為大弟子,與其女江厭離、其子江澄一同生活修習,三人關系極好,江厭離十分呵護魏無羨,而江澄也是與魏無羨自小玩鬧長大的伙伴。

  江氏姐弟與魏無羨在前往云深不知處的路上途徑彩衣鎮,他們本來想住在客棧休息,誰知整間客棧都被蘭陵金氏包下了,多虧魏無羨巧舌如簧,這才討要了幾間客房。不過令魏無羨和江澄不滿的是,金家公子金子軒帶著許多隨從來到客棧,金家是有名的富貴之家,那金子軒更是衣著華麗,不茍言笑,排場之大令人咋舌。金子軒豪氣地包下客棧,盛氣凌人地讓魏無羨等人退掉客房,江厭離生性溫柔,不愿多惹事端與金家人起爭執,收拾了行李便要離開,結果匆忙之中將姑蘇藍氏的拜帖遺落在客棧中。

  沒有了拜帖,魏無羨等人根本無法進入藍氏的山門,幾人正在為難之際,藍家二公子藍忘機回來了,只見他一身白衣,飄飄若仙,雖是劍眉星目,卻冷若冰霜,臉上沒有一絲情緒。江厭離等人自我介紹一番,希望藍忘機通融一下,可藍忘機不講情面地拒絕了,還讓嘰嘰喳喳的魏無羨禁了言。魏無羨覺得好生無趣,沒想到這云深不知處的規矩如此之多,如此不近人情。魏無羨索性趁著夜色下山買了兩壇天子笑,還順路找回了拜帖,沒想到當他回去時,江厭離和江澄都不見了,其實,他們剛剛被藍忘機接去了云深不知處。

  月朗星稀,夜色如醉,魏無羨大搖大擺地拎著兩瓶酒來到藍氏山門,卻發現這里布滿結界。魏無羨自信滿滿,大手一揮,便用符咒破壞結界,堂而皇之地一路走上山,麻利地翻上屋檐,結果還未等他坐穩,就看見面無表情的藍忘機出現在面前。藍二公子素來為人嚴謹,恪守規矩,哪里能容魏無羨這般胡鬧,他不由分說便出劍教訓,魏無羨慌忙應戰,兩人打了幾個回合,在打斗中摔碎了一瓶天子笑,魏無羨耷拉著臉,滿臉不高興,藍忘機則讓他好好看看藍氏的家規。

  魏無羨好奇地瞪大眼睛,只見那一大塊石板上密密麻麻地寫滿了藍氏家規,條條框框數不勝數。魏無羨嘆了口氣,沒想到云深不知處的規矩如此死板,他縱身一躍跳到屋檐上放肆飲酒,如此便不算是進入藍家,就算是藍忘機也管不了自己。藍忘機第一次見到這般冥頑不靈之人,只好氣呼呼地將魏無羨再次禁言,還準備把他帶到叔父藍啟仁和兄長藍曦臣面前,讓他們好好懲戒魏無羨一番。

  此時此刻,藍啟仁和藍曦臣正在對藍忘機白日帶回來的一具尸體進行研究,尸體上布滿了可怕的紅色裂紋,凹凸不平,狀如蛛網。藍啟仁發現尸體中蘊藏某種邪術,他正要進一步研究,誰知聽到外面一片嘈雜,這才知道是魏無羨壞了云深不知處的規矩,因此被藍忘機帶來領罰。在長輩面前,藍忘機解了魏無羨的禁言,魏無羨開始大吐苦水,不過當他得知是藍忘機接了師姐和江澄,這才喜笑顏開,覺得藍忘機也不是不講情面,開始向他鄭重道歉。

  魏無羨注意到室內的異樣尸體,他仔細檢查一番,發覺這尸體雖然沒有生命跡象,但還是能感受靈力波動,說明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死人,倒像是一個失去靈識的傀儡。藍氏眾人并不知道,這傀儡其實與岐山溫氏有關。

  另一邊,在岐山溫氏地盤不夜天里,溫氏首領溫若寒命令美貌女醫師溫情潛入云深不知處,執行尋找陰鐵碎片的神秘任務。溫情領命離開后,溫若寒的手下薛洋開始用調教訓練大量傀儡,這些傀儡都是被溫氏現有的陰鐵碎片所控制的,溫若寒還讓薛洋也去尋找另外三塊陰鐵碎片,只要能完成任務,就幫薛洋達成心愿。

陳情令第4集劇情介紹

  

  藍氏家規森嚴,對于來求學的每個學子而言,都必須要遵守規則,不能沾染歪門邪道。開課第一天,魏無羨和藍忘機等眾位學子便對老師藍啟仁俯首作揖,聆聽三千五百條家規。魏無羨一向是閑云野鶴慣了,哪里受得了一板一眼的停課,只覺得枯燥乏味,便開始心不在焉地東張西望,與聶家公子聶懷桑竊竊私語,閑聊打趣。聽過家規之后,各位弟子拜禮正式開始,金家大戶出手闊綽,金子軒帶來了父親編就的河洛經世書送給藍家作為見面禮,十分雍容華貴,引來眾人艷羨。清河聶氏聶懷桑則進獻紫砂丹鼎一尊,以表誠意,與聶懷桑同行的副使名為孟瑤,此人本是金宗主的私生子,曾經前去金家認親,但卻被趕了出來,這才投在了聶氏門下。許多人都看不起孟瑤,可藍曦臣一視同仁,對孟瑤禮讓有加,讓孟瑤心生感動。

  拜禮井然有序地進行著,可偏偏半路殺出個程咬金,岐山溫氏的溫晁、溫情、溫寧也趕了過來。溫晁是溫若寒的二兒子,此人囂張跋扈,粗魯無禮,目中無人地闖進了學堂,還不禮貌地打斷了江澄的拜禮,魏無羨不喜溫晁這副狂妄自大的模樣,想出面教訓,可溫晁竟然讓手下拔劍相向,多虧藍曦臣及時吹奏笛子施展法術,讓眾人的劍紛紛落在地上,這才沒有引起暴亂。溫情見事態有所平息,趕緊上前自稱是來求學的,乖巧安靜的溫寧是溫情的親弟弟,他也連忙拿出溫家準備的禮物,藍啟仁這才讓藍曦臣悉數收下,并讓溫家幾人也去休息,算是拜禮完成了。

  魏無羨與聶懷桑走得很近,兩人相約去后山摸魚,聶懷桑對勇敢膽大的魏無羨很是敬佩,魏無羨便得意地告訴聶懷桑,自己還曾經和藍忘機打了一架,聶懷桑目瞪口呆,不由得連連驚嘆魏無羨可真是囂張。藍曦臣和叔父藍啟仁談起對溫家的看法,他們知道溫家求學動機不純,順藤摸瓜便猜想到,失去靈識的傀儡恐怕與溫氏脫不了干系。孟瑤準備返回聶家,特意前來拜別藍曦臣,感謝他沒有瞧不起自己。另一邊,溫情則悄悄來到后山打探地形,想看看是否有陰鐵碎片的線索,沒想法卻被藍氏后山的結界擋住了去路。此時,魏無羨正在后山與聶懷桑摸魚,他一扭頭無意中看見溫情,便笑嘻嘻地湊過去詢問溫情在做什么。溫情一臉嚴肅,魏無羨也收起笑臉,告知云深不知處的后山不能擅闖。

  江澄覺得魏無羨這些天來一直不得安寧,忍不住向姐姐抱怨,江厭離卻仍是笑瞇瞇的模樣,她打心眼里覺得魏無羨可愛,把他當做親弟弟來呵護。這時,魏無羨興沖沖地舉著烤魚回來,大方地分一條給江澄一起吃,江厭離看著兩個整日斗嘴卻互相關愛的弟弟,覺得分外溫暖。第二天,大家正式開始學習,魏無羨聽著藍啟仁的教導,卻根本沒有靜下心來,他仍然不老實,在課堂上比比劃劃,還給藍啟仁的背后貼了一張畫著烏龜的圖紙,藍忘機瞧見魏無羨的小動作,便氣憤地阻止了他,魏無羨一計不成又生一計,將騷擾目標改成了藍忘機,讓一向老實本分的藍忘機不堪其擾。

  藍啟仁見魏無羨頑劣不羈,便讓他站起來回答問題,魏無羨不僅對答如流,還膽大包天地提出可以利用怨靈來克制邪靈。藍啟仁氣得暴跳如雷,藍家向來是要教化他人,怎么能采用這種暴戾的手法?藍啟仁青筋暴露,抓起硯臺砸向魏無羨,可魏無羨還是滔滔不絕地講個沒完,藍啟仁嘶吼著將魏無羨趕出課堂,罰他去抄寫一千遍家規。魏無羨耷拉著腦袋走出課堂,他索性來到山中,遇到了正在射箭的溫寧,兩人一見如故,溫寧很喜歡古靈精怪的魏無羨,覺得他是個好人,這時,溫情突然出現在后山,帶著溫寧離開了。

陳情令第5集劇情介紹

  

  魏無羨的回答徹底惹惱了藍啟仁,因此被罰抄寫家規,還讓藍忘機在一旁看守。魏無羨無可奈何,只好百無聊賴地抄寫,時間過了半晌,他疲憊得放下筆,嘴角浮現出邪魅的笑容,走過去看看藍忘機在做什么。藍忘機絲毫沒有搭理魏無羨,自顧自地抄寫整理材料。魏無羨陪上笑容開始道歉,自己真的不知道藍氏的家規,否則絕對不會在云深不知處喝酒。藍忘機受不了油嘴滑舌的魏無羨,認為他沒有改過之心,便讓他禁言了。

  溫寧覺得姐姐自從來到姑蘇,就一直悶悶不樂,似乎在找什么東西。溫情眉頭緊鎖,她當然記得溫若寒給自己下達的命令,那就是找出陰鐵。懂事的溫寧見到姐姐不愿說話,也不再追問。溫情撫摸著弟弟的頭,她感到有些沮喪,自己家族世代行醫,卻無法治好弟弟的病,早晚有一天要帶著弟弟離開不夜天。

  魏無羨好不容易抄完了家規,他難得乖巧地站在藍忘機面前,還拿出了一幅藍忘機的畫像,畫像的鬢角還添了一大簇花。藍忘機還是面無表情,斥責魏無羨無聊至極,然后,他放下畫像打開了手邊的書,卻不知道這書早就被魏無羨掉包換成了春宮圖。藍忘機如同被燙到了一般,迅速丟開手中的書,氣憤的站起身來,指責魏無羨不知羞恥,要同他去外面打一場出氣。魏無羨開始發揮自己的潑皮本領,稱云深不知處禁止斗毆,藍忘機氣得漲紅了臉,將春宮圖裂成了碎片。

  魏無羨得意洋洋地將此事講給江澄和聶懷桑來聽,江澄只覺得魏無羨給江家丟人,不愿意聽他絮叨。這時,幾人發現岐山溫氏豢養的梟鳥,不由得感到困惑,不知溫氏為何讓負責監視的梟鳥飛來這里。另一邊,藍忘機和藍曦臣也發現后山結界最近動蕩,兩人正在商議對策,忽然接到消息,得知彩衣鎮近日水祟頻頻作亂,屢有鄉民被害,鄉民懇請藍氏出面清理此害。藍曦臣覺得此事頗為蹊蹺,彩衣鎮的鄉民熟悉水性,怎么會養出水祟呢?藍曦臣決定明天帶著藍忘機親自去處理此事。

  江厭離在溪邊散步時身體不適,被溫情送了回來。溫情看著江厭離對待魏無羨和江澄頗為關愛,不由得想起了溫寧。魏無羨和江澄自告奮勇幫忙去除水祟,溫情和溫寧也要一同前往,藍曦臣欣然應允,幾人便浩浩蕩蕩地出發了。藍忘機有些愕然,藍曦臣說道,自己以為弟弟想讓魏無羨前往,這才答應的。大家來到彩衣鎮,聽說碧靈湖前些年風平浪靜,最近卻頻頻有人落水,那些人蹤影全無,兇多吉少。

  事不宜遲,眾人前往碧靈湖,只見湖面水霧繚繞,四周一片模糊,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。大家小心翼翼的站在小船上,魏無羨的眼睛滴溜溜轉,四處打量,突然,他用劍掀起水波掄向藍忘機,藍忘機急忙躲閃開來,他所乘坐的船也翻了個個兒,只見那船底緊貼著一只張牙舞爪的水祟,原來,魏無羨發覺船只吃水情況不對,這才猜想水祟藏在船底。魏無羨笑著向藍忘機道歉,自己不是故意用水潑他,只是如果弄出聲響,生怕那些水祟就逃走了。藍無機仍然面無表情,讓魏無羨離自己遠一點。這時,密密麻麻的水祟扒上船邊,魏無羨趕緊出劍斬斷水祟,藍忘機好奇地詢問此劍的名字,當得知寶劍名為隨便,藍忘機無奈地撇了撇眼睛,這把劍很有靈氣,起了個如此草率的名字真是可惜。

  水祟再次席卷而來,江澄不慎腿部受傷,溫情為他包扎傷口,溫寧則發現湖中心的水變成黑色,藍忘機暗道不妙,這水祟看來是故意將他們引到湖中心。幾人想駕船離開,可是發現船只動彈不得,原來是水祟集合形成了水行淵。無奈之下,大家只好御劍飛行,溫寧不慎落隊,魏無羨急忙降到船上營救,卻發現溫寧眼中沒有瞳孔。魏無羨大吃一驚,差點失手,多虧藍忘機及時將這倆人拽住,藍曦臣吹奏笛子對付水行淵,水行淵迅速逃竄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溫寧一直昏迷不醒,魏無羨前來探望,溫情卻不太領情。魏無羨覺得溫寧是修仙之人,不至于脆弱到碰到水就昏迷不醒,他以前一定有一些不同尋常的經歷,才會輕易被邪靈影響。魏無羨交給溫情一個護身符,讓她交給溫寧。

  等到溫寧恢復正常,大家乘船折返,魏無羨沿路買了枇杷扔給藍忘機,可藍忘機看也不看就丟了回去,魏無羨自討沒趣,便將枇杷扔給江澄。藍忘機神色嚴肅,他還在想著水行淵的事情。

陳情令第6集劇情介紹

  

  魏無羨在返程路上偷偷買了幾壇天子笑,回去與江澄、聶懷桑開懷暢飲,還感慨這酒氣味幽淡,入口醇厚。江澄覺得魏無羨將酒說得跟人一樣,魏無羨卻反過來嘲笑江澄的擇偶標準,三個人打打鬧鬧,卻不料藍忘機走了進來,魏無羨嬉皮笑臉的邀請藍忘機喝一杯,藍忘機自然不答應,魏無羨玩心大起,偷偷在藍忘機背后貼了一道符,藍忘機一下子變得呆若木雞,乖乖聽從魏無羨的命令去喝酒。

  這是藍忘機生平第一次沾酒,喝了一杯就飄飄欲仙,不能自已,魏無羨只好將他扶到自己床上。魏無羨笑嘻嘻得讓藍忘機喚自己為魏哥哥,藍忘機乖乖照辦。讓魏無羨驚訝的是,藍忘機都醉成這副模樣了,卻還惦記著歪掉的抹額。原來,在藍忘機看來,抹額十分重要,除了父母妻兒都不能碰觸碰。魏無羨忍俊不禁,他覺得無聊至極的藍忘機只能打一輩子光棍。兩人自然而然地聊起身世,魏無羨四歲的時候父母雙亡,所以,他對父母的印象十分模糊,只能隱約記得曾經的一些場景。而藍忘機的身世也很坎坷,他從小就沒有了母親。

  藍曦臣向藍啟仁匯報除水祟的事情,表示此事可能和溫氏攝靈之事有所關聯。藍啟仁得知魏無羨也出力幫了大忙,感到有些驚訝,他知道魏無羨是魏長澤和藏色散人之子,不由得感嘆道,怪不得魏無羨鬼心眼兒這么多,簡直跟他娘一模一樣。這時,有弟子前來匯報,魏無羨帶著幾人偷偷喝酒,結果被抓住了,而藍忘機也在其中。藍啟仁勃然大怒,懲罰魏無羨和藍忘機三百戒尺。魏無羨想替藍忘機求情,畢竟是自己“引誘”藍忘機喝酒的,但是藍忘機自愿領重罰。就這樣,魏無羨結結實實的挨了三百棍,藍曦臣提出給魏無羨找一個療傷的地方,他還告訴魏無羨,藏色散人當年與藍啟仁是學友,藍啟仁嚴謹古板,藏色散人則古靈精怪,所以藍啟仁如今才會對魏無羨更加嚴格要求。

  溫情給溫若寒傳遞情報:碧靈湖,水行淵,白瞳現。溫若寒也給溫情回復消息,陰鐵在水中。魏無羨來到后山找藍忘機,誰知藍忘機正在沐浴,見到魏無羨前來,他急急忙忙穿好衣服。魏無羨笑嘻嘻地下到泉水中接近藍忘機,想跟他成為好朋友,還邀請藍忘機去蓮花塢。藍忘機不為所動,這時,泉水下一股暗流涌來,兩人竟然都被卷入旋渦,來到一條神秘的暗道。

  只見暗道盡頭有一架琴,上面刻著藍氏禁文,這琴仿佛能夠感應到藍忘機是藍氏族人,并不傷害他,可是只要魏無羨走近,便會受到攻擊。魏無羨覺得是藍忘機的抹額起了作用,于是,兩人用抹額纏住彼此的手腕,果然可以走到琴側,藍忘機坐下撫琴,忽然聽到洞內似有嘈雜之聲,似乎是幾大家族在尋找什么。兩人正在困惑,一個英氣十足的美貌女子藍翼走了出來。

  藍忘機拜見藍翼,魏無羨也聽說過這位前輩,是弦殺術的創造者,也是藍家唯一的女家主,據外界傳說早已逝世,卻沒想到還活在人世上。藍忘機和魏無羨詢問有關陰鐵的事情,藍翼拿出一塊陰鐵碎片,陷入了回憶之中。幾百年前,曾經的夷陵亂葬崗是一片仙山,而薛重亥也是當年法力最強的國師,可他卻用陰鐵吸納怨氣,以活人為牲,他還控制一只上古妖獸屠戮玄武,大肆屠戮仙門眾派,一時間生靈涂炭,終于難以收拾,所以,五大世家就聯合起來殺了薛重亥,而夷陵仙山也從此變成了亂葬荒地。

  更為可怕的是,陰鐵本就有靈性,因為攝入太多活人靈識而怨氣難消,五大世家為了鎮壓陰鐵,便將其裂成碎片,置于四方靈脈充沛之處,為防止重蹈覆轍,五大世家還協定,再也不對后世提起陰鐵之事。藍翼還說道,自己當年力求創新之道,與摯友抱山散人聊天時得知陰鐵一事,便回去尋找資料,終于發現有一塊陰鐵碎片就封印在藍氏的寒潭洞里,藍翼一心想將陰鐵凈化,便不顧抱山散人的勸阻解開了封印,誰知反被陰鐵反噬,藍翼只好用自己的靈識將陰鐵封印起來,不過,她這一生也無法離開寒潭洞了。

網絡微評
? ?
网上兼职彩票投注是真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