激蕩第20集劇情介紹

 

  

  靳書記找來顧亦雄,對顧亦雄進走私集團的貨十分不滿,還問起顧亦雄準備收購國企的計劃,直言顧亦雄做不成這件事,對顧亦雄一番提點。

  陸海波早上來開店,發現陸江濤在店里待了一夜,陸海波見到陸江濤就讓他趕緊走,陸江濤向陸海波道歉,陸海波卻絕情地讓陸江濤離開,還威脅陸江濤不走,自己就報警,陸江濤只得離開。

  陸江濤來找顧亦雄,顧亦雄毫不避諱地承認最近是自己在整陸海波的五金店,陸江濤決定要對顧亦雄以牙還牙,還放話說不可能把五金店給顧亦雄。顧亦雄放軟態度,提出讓陸江濤來自己公司工作,自己給陸江濤股份,讓陸江濤參與管理公司。陸江濤卻不領情,決定要和顧亦雄斗爭到底,還讓顧亦雄趕緊把馮力放回來。

  劉毅不甘心就此作罷,顧亦雄告訴他,走私集團已經被公安盯上,自己絕對不能再插手。不久后,以財哥為首的走私犯罪團伙被警方一網打盡,顧亦雄因為提早收手逃過一劫,馮力也被營救出來。

  陸海波還是不愿意原諒陸江濤,陸江濤在門口苦苦地向陸海波道歉,陸海波質問陸江濤帶走溫泉有沒有考慮溫老板的感受,有沒有想過以后溫泉會面對的流言蜚語,陸江濤無話可說。到了樓下,溫泉也提起這幾天街坊四鄰對自己的指指點點,這件事讓溫老板和陸海波丟盡了臉面。

  陸江濤拉住溫泉的手,在寂靜的街道里突然大喊起來,大聲宣布有什么事情都沖著自己來,溫泉也不甘示弱,大聲對陸江濤表白,兩人的喊叫聲吵醒了鄰居,引來鄰居的斥責,兩人相視一笑,跑走了。陸海波聽著他倆的話,想起了父親臨終前對自己的囑托,忍不住哭了起來。

  陸江濤來到醫院想要探望林主任,被林霞攔住了,他向林霞道歉,林霞問陸江濤到底有沒有愛過自己,之前的一切是不是都在騙自己,質問他為什么要和自己結婚又在婚禮上走掉,陸江濤都沒有正面回答,只是一直道歉,林霞沒有再問下去,只讓陸江濤盡快和自己把離婚手續辦了。陸江濤在心里暗下決心,要想盡辦法補償林霞。

  晚上,陸海波來到溫老板家里,溫泉給父親端了杯茶,溫老板對溫泉沒什么好臉色,還告訴溫泉,除非自己死了,不然溫泉別想嫁給陸江濤。溫泉賭氣說自己誰都不嫁,一輩子待在家里。溫老板氣的把茶杯往地上一摔,陸海波趕緊勸溫老板,說陸江濤和溫泉是真心相愛,就成全兩人,溫老板見陸海波都不再反對,愈加生氣。回到店里,陸海波看見陸江濤,陸海波叮囑陸江濤從今以后一定要好好地對待溫泉,這也是默認了溫泉和陸江濤的婚事。

  思齊大學畢業和陳建一起回到了家里,剛好遇到了馮力,馮力見思齊和陳建一起回來,覺得兩人的關系不簡單。思齊回家和兩位哥哥吃飯,飯桌上,思齊告訴兩人自己和陳建談戀愛了,陳建還給自己介紹了工作,在證券報做記者。陸海波對思齊的決定沒有多說什么,陸江濤卻對陳建不是很滿意。

  林霞在夜校上課時,臺下的同學對林霞議論紛紛,林霞也十分不在狀態,只好讓大家先自習。林霞失落地回到家,躲在房間里哭了起來,林主任十分心疼,問林霞發生了什么,林霞看見父親,哭得更厲害了,因為和陸江濤的事情,讓她有了心理陰影,她不想出門,也不知道怎么面對臺下的學生。

  林主任讓林霞離開上海避避風頭,他讓林霞去投奔自己在香港搞金融的同學,可以一邊深造一邊工作。林霞卻擔心自己走了,沒有人照顧父親,林主任讓林霞不要擔心,自己已經不再擔任領導職位,等過幾年自己退休了,就可以去找林霞。林霞后悔當初沒有聽父親的話,執意要和陸江濤結婚才會造成現在的局面,林主任讓林霞不要自責,不管發生什么事,林霞都是他的女兒。

  陸江濤向陸海波建議,把五金店改成超市,陸海波對此不感興趣,思齊卻支持陸江濤的想法,陸江濤見有人支持自己,繼續向陸海波游說,陸海波擔心資金的問題,陸江濤則惦記上溫老板的店,讓溫泉去找溫老板商量商量,溫泉覺得現在父親對陸江濤的態度,肯定不可能把店交給陸江濤。思齊提出可以把自己辦婚禮的錢拿出來多開一家店。

  陸江濤開心不已,但是陸海波還是堅決反對,不同意陸江濤亂花錢開店。這時候,思思來了,看幾人十分嚴肅,有些不解,陸江濤向思思征求意見,思思也覺得做超市有前途,陸海波只好說自己再考慮考慮。思齊和陳建說了陸江濤的想法,陳建對陸江濤的想法也十分贊同,但是不同意把結婚的錢拿出來給陸江濤開超市。

  思思又來到五金店,說自己想在五金店實習,還說自己不但不要錢,還可以為陸海波他們倆買水買飯,陸海波當下就答應了思思的要求。陸海波和思思送貨時,又問起連鎖超市的事情,見思思對連鎖超市的前景很看好,因為自己的資金不足十分猶豫,思思說如果陸海波決心要開超市,自己肯定也會入一股。

網絡微評
网上兼职彩票投注是真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