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是我的答案劇情介紹

1-6集

你是我的答案第1集劇情介紹

  

  東港市一知名歌廳,市公安局重案組各位成員相互配合,展開一場緊密抓捕計劃,就在重案組準備實施抓捕時,一名醉醺醺的女子忽然誤入包間,販毒者喪輝挾持女子為人質,令重案組各位成員措手不及。重案組隊長周遠先前假扮癮君子跟喪輝交易,已取得喪輝信任,重案組為保證人質安全,讓三人先順利離開歌廳,再暗中跟上喪輝行蹤。

  車子開至途中,喪輝已經懷疑起周遠身份,準備對人質下毒手,周遠只好自曝身份,先行穩住喪輝情緒。周遠改變計劃,將車開往絕路,給重案組爭取時間,重案組不負所望追上車子,兩方拼博之間重案組成員老吳頭拔出手槍,將喪輝一槍斃命,周遠身負輕傷,并無大礙,女子也平安得救。女子名叫白小鹿,是一名小編劇,她因卷入喪輝一案而被帶至警局錄口供,周遠誤將白小鹿當成歌女,白小鹿聽后憤怒不已,與周遠在警局發生爭吵,二人發生不快。

  警校高材生陸浩身為富二代,卻行事低調,因路上的追尾事故而初識單純可愛的袁明清。袁明清是白小鹿的閨蜜好友,她前來警局接錄完口供的白小鹿,二人剛走出警局大門,再次遇到陸浩前來警局報道,袁明清與陸浩因追尾事故而相互交換微信。隨后,警局局長親自帶新人陸浩前來重案組一隊,周遠因陸浩是新人而略帶成見,陸浩卻未有半分氣餒之心,決定拼盡全力,發揮出自己的真正實力,令周遠刮目相看。

  袁明清將白小鹿送回住處,白小鹿與男閨蜜卷卷同住,二人多年好友,卻始終戀人未滿,只有朋友之情。另一邊,周遠回到家中,未婚妻林瑤再次向遠提起結婚一事,希望周遠將借出去的錢拿回來付房子首付,看著周遠滿不在乎的態度,林瑤氣急敗壞與周遠發生爭吵,認為周遠心底里沒有她,故與周遠提了分手,周遠錯愣難過,他前來找好友大頭要錢,大頭非但依舊以公司運轉困難為由不肯還錢,反勸起周遠與林瑤分手,周遠身為警察,林瑤身為空姐,二人聚少離多,根本走不到一起。

  制作人江晨因一部劇找上白小鹿,讓白小鹿開她的車前往一房子找客戶,可房子里卻空無一人,白小鹿無功而返。途中,白小鹿遇到一碰瓷婦女,為防止婦女惹事生非,白小鹿擅自拷貝了一份行車記錄儀,江晨聽到白小鹿拷貝行車記錄儀而臉色生變。

  淺海灘處發現一具男尸,重案組成員傾巢而出,新人陸浩檢驗過死者的尸體,將自己的分析結果道出,其余幾名警員卻不認同陸浩的分析結果。

你是我的答案第2集劇情介紹

  

  淺海灘的死者名叫程凱,是一名已婚演員,妻子是制片人江晨。經調查后發現,程凱傷口與刀片一致,周遠不待見陸浩,他對陸浩有意刁難,故將刀片交給陸浩,讓陸浩從刀片處入手,獨自尋出兇手,自己則準備從程凱的家屬入手。周遠率重案組成員前來程凱家中取證,死者的妻子江晨前來見周遠,她神智恍惚地配合著周遠調查,并未透露出任何有用信息。

  白小鹿先是收到刀片,后是家中遭賊,她懷疑這兩件事情并非巧合,故遭賊后第一時間拔通卷卷的電話,將家中遭賊一事告訴卷卷,她房間中的東西并沒有丟,唯獨電腦被格式化。電腦文件對白小鹿何其重要,聽到卷卷早已幫她備份過系統,白小鹿這才放下心來,決定等著卷卷回來幫她還原電腦。這時,江晨打電話來試探白小鹿,在得知白小鹿已提前拷貝過行車記錄儀之后,她臉露慌張之色,心緒不寧。

  夜晚,白小鹿外出玩滑板遇到了神秘一黑衣人,神秘黑衣人準備活活勒死白小鹿,幸虧白小鹿機警,利用滑板車打傷黑衣人,匆忙逃跑。白小鹿身陷險境,她毫不猶豫選擇報案,重案組接到消息第一時間趕來白小鹿家中。白小鹿與周遠冤家相見,白小鹿意外得知程凱已死一事,她將近期所發生的事情一一告訴周遠,周遠為保證白小鹿人身安全,故讓白小鹿收拾東西隨他們一同回警局。白小鹿對警局有陰影,不肯隨周遠去警局,重案組成員不滿白小鹿的態度,周遠只好命人先將任務車調過來,對白小鹿實行人身安全保護。

  陸浩以警察身份找上袁明清,袁明清與程凱有過一面之緣,她聽聞程凱遇難,心中備感意外。為了證明自己清白,袁明清將她案發當天的行程都一一說清楚,陸浩并未為難袁明清。另一邊,周遠與吳大可也開始調查起了白小鹿一案,他嚴令禁止白小鹿隨意外出,白小鹿因此而備感不滿。重案組的成員在外盯著白小鹿,白小鹿鬼靈精怪換上卷卷的衣服逃出去參加滑板比賽,陳怡前來送飯時發現白小鹿不見,重案組成員迅速提高警惕,四處搜尋白小鹿的蹤影。

  白小鹿滑板技術了得,她的花式滑板贏得了大片喝彩跟掌聲,故大膽答應了好友楚培參加明天的滑板比賽。為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,白小鹿前往寵物店買了一條寵物狗,她回來的時候恰好遇到重案組成員,周遠將白小鹿訓斥一通,希望白小鹿能夠重視自己的人身安全,同時也因白小鹿的女扮男裝而想到線索,他懷疑罪犯極有可能也是用了變裝法混淆他們的視線。

  周遠因林瑤的一通電話匆忙回家,看到林瑤在收拾行李,周遠向林瑤道歉,希望林瑤能夠原諒他。林瑤因多年來周遠的忽視而心灰意冷,她與周遠的感情產生裂痕,不愿意再繼續等待周遠,哪怕周遠口口聲聲說愛林瑤,可他的愛對林瑤來說太渺茫太遙遠,林瑤需要的不是承諾,而是關心與陪伴。林瑤分手的心意堅決,周遠卻離不開林瑤,他將房子留給了林瑤,獨自一人離開,希望林瑤能夠再好好考慮。一人一車內,周遠猛踩下油門,倉想著林瑤對他的聲聲控訴,淚水無聲地滑落下來。

  次日,周遠前來為白小鹿送早餐,再次要求白小鹿在抓住罪犯前不得離開房間,白小鹿提起了公司的劇本會,強烈要求離開房間。

你是我的答案第3集劇情介紹

  

  白小鹿強烈要求出門,周遠只好妥協,讓陳怡陪白小鹿去公司參加劇本會。孰料,白小鹿古靈精怪,她到公司之后找借口將陳怡支開,自己則偷溜去參加滑板比賽。

  陸浩從刀片銷售源頭查到了犯罪嫌疑人的特征,周遠通過監控錄像也查出了白小鹿一案嫌疑人的身份,他認為兩案的嫌疑人是同一人,名字叫周之南。周遠率人前往周之南的住處,卻只讓陸浩留在局里洗警車,身為重案組成員,能力固然重要,但首先要學會的是服從跟忍耐,周遠有意鍛煉陸浩的能力。陸浩服從周遠的安排,親自在烈日下洗警車,陸浩哥哥看到陸浩屈才洗車的模樣,希望陸浩能離開警局,跟他一同打理星河集團。成為警察是陸浩的夢想,陸浩知道這是周遠對他的考驗,故他沒有任何怨言出言拒絕,低頭專心洗警車。

  重案組出擊將周之南逮捕,白小鹿卻因打群架進了派出所,周遠頗為無奈地將白小鹿從派出所撈出來。白小鹿自知理虧,她一改往日囂張的態度,一路都在講笑話討好周遠。周遠并不買白小鹿的賬,只神色嚴峻將白小鹿平安送到家中。

  警局里,周之南拒不承認自己殺人一事,法醫給出程凱的死亡報告,程凱先被是鈍器重擊,再被割喉,且淺海灘也不是第一案發現場,而是被拋尸之地。目前程凱一案所有嫌疑人都有不在場證明,老吳頭懷疑他們的調查方向錯誤,周遠也認為刀片一事是兇手的障眼法,只不過他一時間也找不到突破口,無從下手。

  陳怡按照周遠吩咐24小時監控白小鹿,白小鹿求助于卷卷無果,只好拔通了110投訴周遠,稱周遠非但監控她,更是將她弄傷。喬局接到投訴后將周遠訓斥一通,周遠委屈出聲辯解,他自認自己并沒有犯錯,喬局看著白小鹿楚楚可憐的模樣,非但沒有買周遠的賬,更是強烈要求周遠向白小鹿道歉。周遠不同意道歉,白小鹿知道周遠拉不下臉道歉,也沒有繼續為難周遠,只提出讓周遠送她回家,二人走至警局門口,周遠才知道白小鹿身上的淤青傷口是用修容筆所偽造的,他對白小鹿又氣又無奈。

  周遠送白小鹿回家,白小鹿回家后發現家里被寵物狗大白鯊翻個底朝天,她決定對大白鯊先教訓一番,周遠無奈地離開回警局。沒過多久,白小鹿哭著打電話讓周遠過來一趟,周遠匆忙趕過來才發現是白小鹿的寵物狗生病了,他安慰過白小鹿幾句便陪著白小鹿將大白鯊送往醫院。醫院里,寵物醫生聽到了大白鯊平日里的飲食習慣,他對白小鹿頗為無奈,希望白小鹿能夠照顧好大白鯊的飲食。回家途中,二人遇到一場大雨,周遠略有小感冒,可還是紳士風度地用衣服為白小鹿擋雨,陪著白小鹿跑回家中,二人關系在無形之中得到改善。

  陸浩外出途中再次遇到了袁明清,袁明清與客戶約談投資一事,卻被客戶揩油,陸浩心底氣不過便出面替袁明清解圍,袁明清因此失去一個合作。為了表示歉意,陸浩親自為袁明清彈奏一首鋼琴曲,袁明清對陸浩刮目相看,陸浩趁機向袁明清表白,袁明清卻無法接受比自己小的男孩,因此婉拒陸浩。正巧這時,餐廳外下起瓢潑大雨,一場雨困住了兩人,陸浩與袁明清交談甚歡,袁明清也打消了一開始的偏見。回到家中,陸浩跟哥哥說起自己有了喜歡的人一事,陸浩哥哥再次希望陸浩能回公司上班,陸浩回想起小時候受欺負被警察所救之事,他當警察的夢想并未變過,所以也絕對不會輕易放棄。

  白小鹿為周遠送水餃,卻發現周遠重度發燒,昏睡在警車內,她將周遠帶回自己家,悉心照顧著周遠,周遠卻在夢中緊皺起眉頭,呢喃著林瑤的名字。

  v

你是我的答案第4集劇情介紹

  

  周遠醒來后收到林瑤的短信,林瑤分手心意堅定。白小鹿見周遠醒來,懸著的一顆心才終于放下,周遠親自為白小鹿做了一頓豐盛早餐,想詢問他跟林瑤感情事的突破口。白小鹿對周遠的廚藝贊不絕口,并給周遠出了一招“求婚”的主意,周遠卻無法認同白小鹿的餿主意。

  重案組調查出江晨與程凱的婚姻貌合神離,江晨辛苦在劇組工作,程凱卻在外邊包養無數女人,二人關系并不好。江晨與白小鹿相識,周遠從白小鹿的口中得知江晨是一個不邊幅的女人,可據重案組調查,江晨與美發師的聯系頻繁,兩者發生沖突,故周遠著重調查起江晨的通話記錄和信息。

  白小鹿與陳怡外出途中遇到一黑衣人襲擊,黑衣人手持小刀欲下狠手,幸虧陳怡身手矯健,她機智在黑衣人手上留下抓痕,黑衣人逃跑后二人匆忙趕回警局將此事告訴周遠,周遠看到二人平安無事方才松了一口氣。

  陸浩不驕不躁的性子終于得到周遠認可,周遠雖沒有給陸浩好臉色,但已經一改往常態度,讓陸浩參與破案。一行人一同出警,周遠與陳怡前來見江晨,向江晨了解關于程凱的事情,江晨并未露出半分破綻,周遠故意試探地問起了美發師的事情,江晨卻有意隱瞞。另一邊,劉峰與陸浩一同找上美發師何俊,二人將程凱的死訊告知,試探問起了何俊,發覺何俊并沒有案發當天的不在場證明,且試探期間,何俊還神色緊張地接了江晨的電話。

  警局,陸浩跟劉峰將調查結果告訴周遠,周遠大膽地假設起了案情的真相,認為江晨極有可能是何俊的情人,程凱的死與二人的情人關系有關,故重案組決定將調查的重點放在江晨與何俊身上。

  周之南的調查結果已出,周之南雖沒有涉及程凱的殺人案,卻也犯了其他盜竊、恐嚇的案件,一頓牢獄日子少不了。劉峰跟著何俊也有所發現,他查到何俊跟江晨二人不僅是高中同桌,快捷酒店還有兩人多次的開房記錄,現已經證明兩人有非一般的關系,陸浩還蹲到江晨偷偷摸摸見何俊的事情。陸浩一直開車跟在二人后邊,江晨與何俊正因程凱一事而備感頭疼,現所有的證據都在白小鹿拷貝的那從行車記錄儀上,但白小鹿身邊有著警察看守,何俊希望江晨能想辦法將白小鹿約出來,再設計拿走白小鹿手中的U盤,江晨認為自己無從入手,她不愿意再過這種擔驚受害的日子,故想要跟何俊去自首,何俊卻堅決不肯同意。

你是我的答案第5集劇情介紹

  

  劉俊不同意自首,他寬慰江晨,稱自己定會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情,江晨因這件事情而落淚不止。陸浩回局將跟蹤結果告訴周遠,周遠人粗心細,他猛地想起白小鹿說過她先前拷貝江晨行車記錄儀的事情,準備從這里尋找突破口。隨后,周遠陪白小鹿外出玩滑板,他借機離開,暗處的劉俊瞄準時機偷襲白小鹿,白小鹿卻早有提防,重案組的人也從暗處走出。原來,這一切是周遠所設計,為的就是引蛇出洞,讓劉俊自露馬腳。

  劉俊已被抓獲,江晨也遭到逮捕,行車記錄儀中清楚地記錄著劉俊殘忍殺害程凱一事。江晨接受審訊,她將事情的全部經過告訴周遠,程凱發現了她跟劉俊之間的事情,可程凱卻沒有半分惱意,反因貪圖她的資源而不肯同意離婚。程凱與江晨的婚姻名存實亡,因程凱變本加厲地在外邊找女人,江晨陷入了一段痛哭又自責的日子,劉俊深愛江晨,他為了江晨主動找上程凱,希望程凱能夠跟江晨離婚。程凱堅決不肯同意離婚,他還出言羞辱劉俊,撂下狠話想毀了劉俊,劉俊情緒激動時誤殺程凱,還將程凱割喉,想引開警察的注意力。當天晚上,江晨便從劉俊口中聽到了程凱的死訊,之后一直陷入一段后悔痛苦的日子。

  刀片案與程凱一案正式結束,周遠前來找白小露,正式宣布對白小鹿的保護任務徹底結束。白小鹿看著周遠的背影,心中略有幾分不舍,故強烈要求與周遠拍照留念,周遠執拗不過白小鹿,只好勉強配合。

  周遠準備了一枚求婚戒指,他對著空氣不斷練習,想給林瑤一個出其不意的驚喜。林瑤前來赴約,她詢問周遠何時將家中的東西搬走,她分手的心意堅決。周遠想挽留林瑤,林瑤卻不愿意再跟周遠繼續走下去,她離開餐廳后轉身走向了另一個男人,周遠直到這時才知道林瑤已經變心。林瑤在爭執間一心維護著另一個男人彭贊,周遠心碎之際選擇退出,成全林瑤。臨離開前,周遠叮囑著彭贊要好生照顧林瑤,林瑤看著周遠的背影落淚不止,可二人的關系卻早已結束。

  周遠一臉頹廢回到警局,正值陸浩買蛋糕慶祝案子的破立,周遠卻滿臉難過地玩命吃蛋糕,還準備請重案組所有成員去歌廳。夜晚,周遠獨自一人走空蕩的大街,他翻著與林瑤的照片大哭不止,求婚戒指還在手中,林瑤卻早已經入另一個男人的懷抱,求婚戒指于他而言已變沒有半分意義。

  袁明清準備相親,陸浩循著袁明清的朋友圈找到了袁明清,他死賴在袁明清身邊不肯走,想參與袁明清的相親。袁明清迫于無奈,只好向相親對象謊稱陸浩是自己的弟弟,陸浩參與了袁明清的相親,卻一直醋意大發地從中作梗。

  劉俊不同意自首,他寬慰江晨,稱自己定會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情,江晨因這件事情而落淚不止。陸浩回局將跟蹤結果告訴周遠,周遠人粗心細,他猛地想起白小鹿說過她先前拷貝江晨行車記錄儀的事情,準備從這里尋找突破口。隨后,周遠陪白小鹿外出玩滑板,他借機離開,暗處的劉俊瞄準時機偷襲白小鹿,白小鹿卻早有提防,重案組的人也從暗處走出。原來,這一切是周遠所設計,為的就是引蛇出洞,讓劉俊自露馬腳。

  劉俊已被抓獲,江晨也遭到逮捕,行車記錄儀中清楚地記錄著劉俊殘忍殺害程凱一事。江晨接受審訊,她將事情的全部經過告訴周遠,程凱發現了她跟劉俊之間的事情,可程凱卻沒有半分惱意,反因貪圖她的資源而不肯同意離婚。程凱與江晨的婚姻名存實亡,因程凱變本加厲地在外邊找女人,江晨陷入了一段痛哭又自責的日子,劉俊深愛江晨,他為了江晨主動找上程凱,希望程凱能夠跟江晨離婚。程凱堅決不肯同意離婚,他還出言羞辱劉俊,撂下狠話想毀了劉俊,劉俊情緒激動時誤殺程凱,還將程凱割喉,想引開警察的注意力。當天晚上,江晨便從劉俊口中聽到了程凱的死訊,之后一直陷入一段后悔痛苦的日子。

  刀片案與程凱一案正式結束,周遠前來找白小露,正式宣布對白小鹿的保護任務徹底結束。白小鹿看著周遠的背影,心中略有幾分不舍,故強烈要求與周遠拍照留念,周遠執拗不過白小鹿,只好勉強配合。

  周遠準備了一枚求婚戒指,他對著空氣不斷練習,想給林瑤一個出其不意的驚喜。林瑤前來赴約,她詢問周遠何時將家中的東西搬走,她分手的心意堅決。周遠想挽留林瑤,林瑤卻不愿意再跟周遠繼續走下去,她離開餐廳后轉身走向了另一個男人,周遠直到這時才知道林瑤已經變心。林瑤在爭執間一心維護著另一個男人彭贊,周遠心碎之際選擇退出,成全林瑤。臨離開前,周遠叮囑著彭贊要好生照顧林瑤,林瑤看著周遠的背影落淚不止,可二人的關系卻早已結束。

  周遠一臉頹廢回到警局,正值陸浩買蛋糕慶祝案子的破立,周遠卻滿臉難過地玩命吃蛋糕,還準備請重案組所有成員去歌廳。夜晚,周遠獨自一人走空蕩的大街,他翻著與林瑤的照片大哭不止,求婚戒指還在手中,林瑤卻早已經入另一個男人的懷抱,求婚戒指于他而言已變沒有半分意義。

  袁明清準備相親,陸浩循著袁明清的朋友圈找到了袁明清,他死賴在袁明清身邊不肯走,想參與袁明清的相親。袁明清迫于無奈,只好向相親對象謊稱陸浩是自己的弟弟,陸浩參與了袁明清的相親,卻一直醋意大發地從中作梗。

你是我的答案第6集劇情介紹

  

  陸浩搞砸了袁明清的相親會,袁明清對陸浩大發脾氣,陸浩坦白告訴袁明清,他見過袁明清的相親對象出現在洗浴中心,所以他希望袁明清不要再沉迷于婚戀交友軟件的男人,能夠多多考慮他,袁明清無法接受姐弟戀,再次拒絕陸浩。

  白小鹿的好友楚培失蹤多日,白小鹿得知市區內出現一女性的尸體,她匆記趕過來現場。在得知尸體不是楚培的時候,白小鹿心底大松一口氣。隨后,白小鹿一臉著急前來找周遠,希望周遠能幫她找失蹤的楚培,她發現楚培跟已死的女孩關系密切,她懷疑楚培也身陷險境,周遠打斷了白小鹿的話,希望白小鹿不要擅自揣測,若是楚培失蹤,自然會有直系親屬前來報案,他無法公權私用,除非白小鹿真的能夠證明楚培家中出事,他才能幫白小鹿。白小鹿見周遠不肯幫忙,她怒氣離開,不愿意再跟周遠多說一句話。

  法醫中心,周遠過來了解死者詳情,發現死者生前遭受過性侵,且她的指甲蓋里還有冷凍的豬血痕跡。死者名為王佳露露,王佳露露的奶奶前來認領尸體,悲痛難忍地哭暈在警局。既然線索指向冷凍的豬血痕跡,周遠決定徹查肉聯廠,陸浩知道周遠的打算,準備從旁協助周遠。周遠徹查東港的肉聯廠,將目標鎖定在了南塢村的一家私人冷庫,他將自己的行蹤告知陸浩,獨自一人前往冷庫廠。

  白小鹿順著楚培的朋友圈找到了夢培的父親孟千源,孟千源謊稱楚培正在家中,想讓白小鹿盡快離開,白小鹿擔憂楚培,她執意見楚培一面,孟千源因此對白小鹿動了殺心,他假意帶白小鹿進冷庫找楚培,卻暗中將白小鹿敲暈在冷庫里。正在這時,周遠也來到冷庫里,他意外在地上撿到白小鹿的書包配件,匆忙進冷庫找白小鹿,孟千源趁機將冷庫大門鎖住,準備把二人活活凍死。冷庫里溫度低下,毫無信號,白小鹿跟周遠二人根本撐不了多久,白小鹿在冷庫中與周遠談了許久的話,她自知此次難以逃生,故詢問起了周遠的初吻,在周遠的錯愣下大膽地吻上了周遠,依偎在周遠的懷中。此生她已經嘗到了親吻的感覺,也再無任何遺憾,周遠見白小鹿開始昏睡,他勸說白小鹿振作來,可白小鹿意識已經逐漸迷離。

  周遠失去聯系,陸浩察覺異常,匆忙讓劉峰帶人前往冷庫,周遠察覺到冷庫外邊的動靜,他強撐著意識開出一槍,重案組的人聽到槍聲,連忙沖進冷庫,救出二人。

網絡微評
? ?
网上兼职彩票投注是真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