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三月三十日第26集劇情介紹

 

  

  丁昂來接辛頤下班,兩人十分甜蜜,辛頤因為工作的事情不開心,這時,高子富打來了電話,辛頤打開了外放,高子富告訴辛頤自己找到了合適的廣告牌空擋,要求和她在酒店房間見面。辛頤答應了高子富的要求,丁昂不放心辛頤尾隨辛頤進了酒店。

  高子富在房間穿著睡衣等辛頤,還給辛頤倒了紅酒,卻遲遲不進入主題。高子富告訴辛頤自己的老板是個扶不起的阿斗,整個公司自己說了算,并告訴辛頤自己可以折扣20%。辛頤質問高子富他如此背叛公司就不怕敗露,并拿出自己和高子富的錄音,高子富去拉辛頤,被辛頤踹了一腳倒在了沙發上。

  丁昂一直在摟下等著辛頤,辛頤告訴了丁昂自己的戰績,丁昂讓辛頤答應自己以后再也不單獨去男人的房間。

  袁萊想起靳燃讓自己打開心門的話,心里有了更好的嵐鎮項目方案。袁萊在會議上提出了以馬拉松帶動嵐鎮項目的方案,得到了公司高層的支持。袁萊為了嵐鎮項目工作到了深夜,靳燃拉著袁萊去谷陽的咖啡店吃飯,谷陽給兩人做了三明治招待。文總對策劃方案十分贊賞,并且對競標十分有信心,紀敖亭看到這一幕似乎有點擔心。

  辛頤找到恒達物業的裴總,拿出自己的錄音當作證據,但是高子富卻提前給裴總打了預防針,裴總對辛頤的話并不相信,還說辛頤引誘了高子富。

  辛頤回到家十分生氣,拿著刀開始亂切菜,丁昂看著嚇人的辛頤開始幫辛頤出主意,丁昂分析到裴總是個貪財好色的家伙。

  靳燃和袁萊信心滿滿的參加嵐鎮項目的競標,主持人提到了中標企業是提出了馬拉松項目,袁萊更有信心了。但是嵐鎮旅游局局長卻宣布中標企業是泰和星旅,袁萊看到泰禾星旅的策劃方案視頻和非途的方案相似度十分高,生氣的走了出去。袁萊想不明白策劃案只有自己和靳燃還有文總和紀總看過,怎么會泄露出去,靳燃提醒袁萊,如她所說,這個方案不只是自己一個人看過,袁萊開始懷疑紀敖亭和文總。袁萊急著要回公司弄清來龍去脈,靳燃拉住她讓她看完標書發放儀式再走。袁萊驚訝地發現泰禾星旅的董事總經理居然是紀敖亭。三人在酒會上相遇,紀敖亭假惺惺地表示靳燃割愛,靳燃反問紀敖亭怎么和文總交代,但是紀敖亭卻表示現在文總應該已經看到辭職信了,靳燃表示以后兩人只能做對手了。袁萊剛要問紀敖亭為什么背叛非途,紀敖亭被其他人拉走了。

  紀敖亭重新征用了鮑博和Lisa,兩人對這次贏了非途十分得意,紀敖亭警告兩人千萬不要大意,小心駛得萬年船。

  高子富和裴總年輕的第二任妻子在大街里勾肩搭背,十分親密,裴總從兩人身后沖了出來,把高子富胖揍了一頓,并開除了高子富。徐辛頤看到這一幕,十分解氣,高子富指責徐辛頤當時和自己談戀愛是為了在上海買一套房子。

  回到家的辛頤十分開心,丁昂則向看珍稀動物一樣處處打量辛頤是否受傷了。紀敖亭來非途和文森特道別,并表示非途是自己一手建立起來的,充滿了自己的心血,袁萊十分不解為什么紀總一手建立了非途卻又背叛他。紀敖亭表示自己這一切是為了證明自己,他還告訴袁萊泰禾星旅的大門一直會為她打開,他會盡心培養袁萊。袁萊冷漠地拒絕了紀敖亭。

  趙教授一邊擦著自己老伴的遺像,一邊開心地說自己兒子找到女朋友了。趙教授來到承志家來見雙雙,趙教授突然發現沈雙雙就是當年在自己課上那個小淘氣鬼,雙雙也認出了趙教授,趙教授心里覺得失望,沒吃飯就走了。

  沈雙雙士氣十分低落,趙承志開導沈雙雙一切不上進的學生都是老爸的仇敵,詢問沈雙雙當年發生了什么。沈雙雙回憶到自己在趙教授的課上不僅不認真聽講還化妝,趙教授點名讓雙雙回答問題,雙雙告訴趙教授自己穿的衣服是藍色不是綠色,懷疑趙教授是色盲,回答問題的時候亂答一通,讓趙教授十分生氣。承志告訴雙雙,自己的老爸最討厭別人說自己是色盲,并安慰沈雙雙自己可以再找一個女朋友讓老爸滿意,沈雙雙氣得要掰斷承志的手。

  趙教授又告訴自己的老伴,沈雙雙不靠譜,是個淘氣鬼,要再好好考察考察沈雙雙。

  靳燃帶著袁萊來到了谷陽的咖啡廳,拿出了低度的果酒給袁萊喝,自己卻拿出了烈酒,戀人對飲。靳燃告訴袁萊,紀敖亭是個只以自己利益為目的人,即使文森特對他再好,他也會卷走公司的資源自立門戶,袁萊表示自己真的太幼稚。

  靳燃喝多了,袁萊找承志和丁昂幫忙,兩人把靳燃拖到了家門口,袁萊聰明的找到了靳燃的家門鑰匙,笑話三人一直到現在都幼稚地把鑰匙藏在方圓三米之內。一行人來到靳燃家,趙承志添油加醋說靳燃酒量不好說明身體素質不好,袁萊也要回家,丁昂故意嚇唬袁萊說靳燃有可能發生意外,拜托袁萊照顧靳燃,承志嚷嚷著自己留下來照顧靳燃,被丁昂拖走。

網絡微評
网上兼职彩票投注是真的吗